全球唯一“城市\建筑”双年展
THE ONE AND ONL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IN THE WORLD
太阳城-1, 2007

迪奥尼西奥?冈萨雷斯 / 西班牙

Dionisio Gonzalez / Spain


因为我以往的部分项目涉及监督问题,所以第一次在巴西看到一处未经规划、非法建造、结构逻辑具有排外性且容易被忽视的建筑时,我大吃一惊。由于棚户区的过度拥挤游离于限制性的、探究性的或治安管理的系统之外,所以这些地区实际上扮演着反全景的角色。有人可能会说,棚户区与国家对立,充当反对公众的反叛制度。而且,我发现圣保罗市采取的重大干预措施极少是针对棚户区拆除和住房垂直化开发,这真是自相矛盾。例如“新加坡项目”是巴西最重要的棚户区再城市化和垂直化的规划,旨在减少和防止犯罪,确保通讯畅通、能源使用和生产、饮用水供应、以及城市规划和城市管理。不过,该项目最后以失败告终。因为在种种不规范的情况中,该项目本身未能开展建筑和城市规划方案,也未能让棚户区居民参与讨论干预措施,而任由已经建成的建筑败坏―孤立无援地败坏。这是由于法拉维是在潜在的垂直开发项目周边蔓延发展的,而这种垂直开发项目在棚户区通常是被禁止的。这一做法的另一个潜在意图是: 不拥有土地所有权和游离于制度之外的人们应最终隔离居住?;谎灾?,既然他们预先规定的居住空间得到了保障,那么他们就应该遵守既定道德准则。从一开始,我就在考虑能取代垂直活动住宅的平民公园的项目,以便在很多其他情况下,避免分割社会群体和居民在社会意义和象征意义上的去范畴化。另外,确实看起来有点自相矛盾的是,目前的法维拉经过数十年发展已形成了一定的美学和城市价值以及居住/ 建筑特征,而这些都可通过满足这些设想的建设性政策而进行恢复。―迪奥尼西奥·冈萨雷斯